新闻详情
贺敬之受聘阳光少年基金顾问,为少年儿童素质教育助力

贺敬之受聘阳光少年基金顾问,为少年儿童素质教育助力


微信图片_20180726191516.jpg


贺敬之:现代著名诗人和剧作家。1924年生,山东枣庄市峄县人(今山东台儿庄)。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。15岁参加抗日救国运动,16岁到延安入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,17岁入党。1945年和丁毅执笔集体创作我国第一部新歌剧《白毛女》,获1951年斯大林文学奖。这是我国新歌剧发展的里程碑,作品生动地表现出“旧社会把人逼成鬼,新社会把鬼变成人”这一深刻的主题。


贺老的诗歌创作从《乡村的夜》到《朝阳花开》、从《放歌集》到《心船歌集》,从新自由诗到新古体诗,从思想内容到艺术形式,都是践行党的文艺理论、路线、方针、政策的光辉典范。


微信图片_20180726191511.jpg


2018年7月25日 阳光少年基金通讯站记者前往贺敬之住处进行采访


贺老精神矍铄,情绪高昂!住处简洁,安静,满屋诗书画卷。


前往采访的工作人员给贺老介绍阳光少年基金宗旨后,贺老欣慰的为阳光少年基金点赞,他说:“做儿童教育方面的工作这是很不容易的,我向全国各地投身儿童教育事业的同志表达敬意。我也曾经想响应国家号召支持儿童教育工作,为孩子们写点什么,但是一直未能下笔成功,因为感觉儿童教育工作的严肃性和重要性,使我不能草率下笔。”


以下是本站记者对贺老的采访内容:


微信图片_20180726191506.jpg


▷阳光少年基金:您认为当代青少年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必要性是什么?


贺老:少年儿童文化建设是我们整个国家的文化建设的重要的组成部分。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对少年儿童接受的各种文化都非常重视,百年大计,教育为本,只有国家重视青少年的教育,才能更好的发展下去。


微信图片_20180726191527.jpg


▷阳光少年基金:在您的作品《回延安》中,您以赤子之心歌颂了养育一代革命者的延安精神,我们也要带着阳光少年回延安去了解红色革命根据地,您能谈谈对让孩子们去红色革命根据地研学的看法吗?


贺老:延安当地的红色文化是从红军时间开始的,当时那种情况下党中央对于儿童的教育已经非常重视了,那时候有剧团,有学校,有保育院,这个地方对全国各地的少年儿童都产生了巨大影响。有一部电影作品《啊 摇篮》,讲述了解放战争时期,一支由延安撤退的保育院队伍冲破艰险,安全撤出包围圈的故事,这部作品充分表达了党中央对儿童的高度重视。


微信图片_20180726191543.jpg


我对外说我投身革命事业是十六岁,其是当时我还只有十五岁半,儿童谈不上,正当少年。同行的还有十四岁的少年,都是接受了革命文化的启蒙前去投身革命事业的。虽然当时孩子们入门还学习着三字经、百家姓,但是当时也有图书馆,有很多国外的先进知识,先进思想,比如说苏联的。


延安当地的文化是纯正的红色教育,延安作风、延安精神、延安教育,对很多人的人生目标、人生方向,起到了引导作用,尤其是在延安当地被熏陶培养的革命先辈。无论多少年,革命历史教育不能丢。


延安现在的领导机构熟悉当地的红色文化,很尊重历史,值得孩子们去当地研究学习。


最后汇总为两点:

一、当时的教育并不封闭

二、当年的革命教育不能丢


微信图片_20180726191502.jpg


▷阳光少年基金:您能针对现在社会对传统文化重视的情况谈谈您的(感想)看法吗?


贺老:现在时代不同,客观条件不同,对于少年儿童教育内容相对于过去有所出入,但总的精神应当延续下去。我们应当增加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,应当从少年儿童时期抓起,吸收传统文化的精华。


少年儿童应该注重不同年龄段的教育,不能硬塞,不生搬硬套,要讲究方式方法,循序渐进。


现代教育要兼顾古代文化、革命文化和当代新精神新知识。选择古代的东西要很仔细,对于传统文化中的糟粕,应当摒弃。很多形式主义的文化,像我之前去到的平山,就是西柏坡所在的地区,当地小学学习古代传统文化,或许不止那一个地方,下跪磕头穿长衣都还在搞,这种不适应时代的东西不要搞。我曾路过我们(北京)西山地区,那有些新的建筑,搞了很多新的亭子,在路上做了很多浮雕,刻了二十四孝,像王祥卧鱼这些在,郭巨埋儿居然也要搞上。郭巨埋儿这是属于迷信的东西,无论什么情况怎么能把自己的儿子埋掉。这种糟粕在鲁迅时期都已经批评过了。


糟粕文化不仅会对少年儿童产生不良影响,对于大人也会有所影响,大家对于传统文化都应该有一个科学的态度。封建时期的文化、资本主义时期的文化其中都有精华和糟粕,应当在形式上有所区分,在内容上有所取舍。


现在的学前教育个人主义太强,让孩子长大去当什么什么,长大要赚大钱,教孩子撒谎,这不是望子成龙,是望子成蛇。这些大人的思想都太过功利性,没有先进的革命精神和奉献精神,这种从大人一代就被渗透腐败思想的现象让我很难过,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,不应该有太多个人主义功利主义的思想,应该培养孩子们的奉献精神。


贺老受聘为阳光少年基金顾问,为少年儿童素质教育助力。


微信图片_20180726191521.jpg

贺老接受阳光少年基金的顾问证书


微信图片_20180726192019.jpg到访成员与贺老合影留念



贺敬之夫人柯岩的诗歌:


《小弟和小猫 》

柯岩


我家有个小弟弟,

聪明又淘气。

每天爬高又爬低, 满头满脸都是泥。

妈妈叫他来洗澡, 装没听见他就跑。

爸拿镜子把他照, 他闭上眼睛格格地笑。

姐姐抱来个小花猫, 拍拍爪子舔舔毛。

两眼一眯:“妙,妙,妙, 谁跟我玩?谁把我抱?”

弟弟伸出小黑手, 小猫连忙往后跳。

胡子一撅头一摇: “不妙,不妙, 太脏太脏我不要!”

姐姐听见哈哈笑, 爸爸妈妈皱眉毛。

小弟听了真害臊: “妈!妈!快快给我洗个澡。”




/  阳光少年 健康成长   /